<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
    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文化 >正文

    一行腳印一行詩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日期:2023-01-06 09:12:40    

      一

      古道,西風,斜陽。一位衣著樸素拄著拐杖的老人,佝僂著身體,蹣跚在蒼涼的曠野中。

      一步是瘦詩,一步是追憶。

      他是宋神宗熙寧年間進士,“蘇門四學士”之一,歷任臨淮主簿、著作郎、史館檢討等。宋徽宗初,召為太常少卿。

      他的詩歌創作頗豐,很多詩作反映了當時社會百姓的生活,如《勞歌》《和晁應之憫農》《倉前村民輸麥行》等諸篇。他的詩詞作品取材廣泛,文風簡潔流暢,無論是題材、風格,都與唐代新樂府詩甚為相近。蘇軾稱贊他“氣韻雄拔,疏通秀明”。張表臣稱其文“雄深雅健,纖秾瑰麗,無所不有”(《張右史文集序》)。

      他就是張耒。

      張耒,字文潛,號柯山,人稱宛丘先生、張右史。因其“魁梧逾?!?,所以人又稱“肥仙”。著有《柯山集》《張右史文集》《宛丘集》等。后人編輯的《張耒集》,收詩逾兩千首,散文、史論、議論數百篇,數量可觀。

      張耒和黃庭堅、秦觀、晁補之并稱為“蘇門四學士”。1075年,蘇軾在密州任上重修了超然臺,邀請朋友們登臺寫詩作賦。遠在臨淮的張耒未能赴約,卻寫下洋洋灑灑的《超然臺賦》:“登高臺之岌峨兮,曠四顧而無窮。環群山于左右兮,瞰大海于其東。棄塵壤之喧卑兮,揖天半之清風……”,“自以為超然而樂之”“知超然者之賢”的精神境界躍然紙上,蘇軾大為欣賞,結為知交。

      張耒師承蘇軾,追隨老師“富國強民”的主張,在實踐中提倡施行善政,以減輕百姓負擔。張耒為人溫良謙恭,任地方官期間,對社會現實感受頗深,留下了諸多的憫懷天下的詩篇。

      一橫是詩,一豎是夢,風云變幻,詩夢無常。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古代士人永恒的理想。然而在波譎云詭的年代,張耒的際遇同老師蘇軾一樣,一生起伏坎坷,一路奔波,四海為家。張耒先是到潤州做知州,接著被安置到宣州,然后又到蘇老師曾經待過的黃州。黃州的日子剛有起色,又去了復州,再然后又到潁州、陳州……

      一路行程一路歌,一行腳印一行詩。盡管風波與坎坷同在,但張耒從未停下手中的筆。

      宋神宗元豐二年夏秋之交,張耒赴任洛陽壽安縣尉,途中作《初見嵩山》一詩:“年來鞍馬困塵埃,賴有青山豁我懷。日暮北風吹雨去,數峰清瘦出云來?!?/p>

      多少年來,鞍馬勞頓,還好有青山始終穩健、挺拔、聳立,它身披一襲青翠,迎接清風雨露,送走晚霞明月。天色漸晚,北風吹散云霧,此時晴空一碧,幾座山峰便悄然從云后面走出來了。青山的清瘦挺拔、明朗豁達,讓詩人也有了剛毅超脫的胸懷。

      二

      風云變幻,韶華如駛。驚聞恩師蘇軾卒于北歸路上,張耒沉痛悼念,又開始了漫長的謫遷之路。數年后,秦觀、黃庭堅、晁補之已相繼去世,張耒送走了自己的恩師和三位同門師兄,疲憊的身心早已千瘡百孔。

      自此,他難再有“高歌大笑聲如鐘”的恣意,也不會再有舉酒歡宴、與師兄們詩文酬唱的歡樂,只剩了“努力忍窮甘寂淡,人間萬事如反手”。然而,作為當時文壇的中流砥柱,盡管悲苦困頓,張耒仍堅強地傳道授業,光大文風,《宋史·列傳》稱“耒獨存,士人就學者眾”。

      都說三千年讀史,不外功名利祿;九萬里悟道,終歸詩酒田園。在經歷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后,張耒筆墨間的高雅情致與悠遠的意境,以及經過歲月滌蕩的文字與思想,變得雄深雅健。張耒所作的《哀伯牙賦》就表達了他對曲高和寡的深沉理解。議論文《憫刑論》《論法》《敦俗論》等諸篇立意警辟,文筆高奇,不僅文風纖秾瑰麗,思想更是遼闊蒼遠。

      一撇是風,一捺是月,千峰婉轉,思緒無邊。

      張耒到許州上任不久,飽蘸濃墨和深情,寫了一首《少年游》:“……相見時稀隔別多。又春盡,奈愁何!”離任時又寫了一首《秋蕊香》辭別:“……別離滋味濃于酒,著人瘦。此情不及墻東柳,春色年年如舊?!眱墒自~都有濃濃的相見少、離別多的惆悵。

      也許,許州的日子,是張耒坎坷人生路上難得得到情感慰藉的日子,只是這美好的時光太短暫了。但張耒似乎從來都是這樣,總是在奔波的路上。

      張耒曾在《思淮亭記》中稱“予淮南人也,自幼至壯,習于淮而樂之?!彼位兆诔鐚幬迥甓?,張耒自黃州經潁州,回到闊別已久的故里淮安。有著深厚文化底蘊的淮安是最清凈淡泊的,就在淮安吧。在淮安,詩人看一彎梅花雪,臥一枕玉蘭風,忘卻孤獨的悲涼和冷寂的哀愁,忘卻思念的憂傷和世事的無奈。

      在淮安,張耒借著燭光尋找先賢的身影,在世俗與靈魂的過道里經營自己的精神家園。

      《侯氏族譜》記載:“宋元豐七年張耒回故里,先公世誠以食奉?!焙钍舷茸婧钍勒\,把日常飲食與中醫養生融合到一起,研制出別具一格的禽味秘方。那天,張耒回到淮安,侯世誠秘制野生老鴨拜請他享用。

      “肥仙”品嘗后賦詞贊曰:“石鼎煮寒蔬……爭如且、寒村廚火,湯餅一齋盂?!憋嬅谰?、享美食、寫美詞,一段軼事成為一樁美談。此后,侯氏家族的“老侯野鴨”名滿天下,時至今日仍香播四野。著名詩人的效應果然能讓平常事物千古流傳。

      三

      歲月蒼茫處,淡淡流年香。在淮安,張耒看花賞月、憫農感懷、思賢寫詩……一刻也未消停。在淮安,張耒寫下了大量詩歌。如《淮陰道中》《過臨淮》《淮陰阻雨》《淮上夜風》等。

      張耒寫詩注重遣詞造句,《童蒙詩訓》稱贊他:“文潛詩自然奇逸,非他人可及,如‘秋明樹外天’,‘客燈青映壁,城角冷吟霜’,‘淺山塞帶水,旱日白吹風’,‘川塢半夜雨,臥冷五更秋’之類,迥出時流”(《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五一)。此類佳句可謂俯拾皆是。

      然而,在淮安的日子并不長久,張耒便又收拾行囊匆匆上路了。到了陳州,詩人的筆觸更加聚焦社會百姓,他寫下《糶官粟有感》一詩,抒發對連年災荒的陳州人民的同情;寫下《寓陳雜詩十首》,揭露貪官污吏借荒年損民肥己的惡行。其被后世所推崇的《作文論》,是張耒在陳州執教授徒生涯的成果。

      一筆瘦點寫清苦,一筆斜勾書傲骨。

      一次次的輾轉,張耒不得不賣掉坐騎小毛驢,先在黃州的佛寺暫住,后又不得不當掉玉佩,在柯山旁租房居住。在柯山腳下,張耒與蘇軾弟子潘大臨結為友鄰,兩人彼此安慰,共守大節。當時的郡守瞿汝文憐其家貧,欲為張耒購買一份公田,供種植豆粟蔬菜等貼補家用,張耒敬謝堅拒。正是此地的哀與樂使張耒難以忘懷,故自號為“柯山”。

      張耒在柯山期間,已近人生暮年。一日,在深秋的夜晚坐在屋外,聽著蕭蕭落下的梧桐樹葉,他仿佛從中領悟到了人生的真諦,將飄零的情思寫進這首《夜坐》:“庭戶無人秋月明,夜霜欲落氣先清。梧桐真不甘衰謝,數葉迎風尚有聲?!?/p>

      皓月千里,清輝滿地,詩人的內心亦是這般澄澈明凈。梧桐樹的葉子盡管所剩無幾,但那枝頭僅存的葉片卻不懼露冷霜寒,它們迎風而動,颯颯作響,錚錚有聲。全詩只寫梧桐樹葉落下時的聲響,卻不見梧桐樹葉蕭瑟衰敗的景象,倔強又自強。

      不管環境多么惡劣,生活多么窘困,詩人忠君愛國、尊師重道、憫懷蒼生的心始終不曾改變。張耒一生正直清廉,不攀附權貴,不管經受何種磨難都矢志不渝。就這樣堅持著,1114年,張耒離世,歸葬淮安。

      據《山陽縣志》記載,張耒葬于故土淮安“治北七里”??上Ы涍^南宋戰亂與黃河奪淮,明清時期的人們就已經搞不清“治北七里”到底在哪里了。不過值得欣慰的是,今天的淮安市清江浦城南有條東西走向的路,還叫“柯山路”,就是以張耒的號命名,以此來紀念他的。

      萬古長空雁已過,一朝往事成云煙。在歲月的塵埃里,只有青名與詩名,飄揚在歷史的天空。那留下的一行腳印一行詩,告訴我們有人曾經來過。(申海芹)

    附件: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nyqfw@gd.gov.cn

        投稿郵箱

        少妇以肉抵债AV

          <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