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
    所在位置:首頁 > 綜合要聞 >正文

    廉潤南粵|陳子壯:剛正不阿的忠簡之士

    來源:南方日報     日期:2020-10-30 11:30:00    

    在廣州白云區金沙街沙貝社區,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赫赫有名的書香世家——沙貝陳氏。從南宋陳氏始祖入粵至明末,陳氏家族名儒顯宦層出不窮,留下了“一門七進士,四代五鄉賢”的佳話。

    而在陳氏家族名人之中,名聲最隆、最受人景仰的,當屬明末著名愛國詩人、抗清志士陳子壯。陳子壯(1596—1647),字集生,號秋濤,明代廣東廣州府南??h人。萬歷四十七年(1619)中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崇禎年間曾任禮部右侍郎,后在南明弘光政權任禮部尚書、永歷政權任東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等職。在風雨飄搖、動蕩混亂中,他始終一身正氣、廉直剛烈,為治國安邦殫精竭慮。

    ?

    陳子壯像

    志在匡世不阿閹黨

    只要是來過沙貝社區的人,一定會對社區內一座硬山頂式的古樸祠堂印象深刻。這就是始建于明嘉靖年間、后歷經多次修復的宋名賢陳大夫宗祠。祠堂門口,立有一尊由著名雕塑家唐大禧創作的陳子壯銅像,塑像中的陳子壯身著戎裝,單膝跪地,接過象征抗清使命的尚方寶劍,神情顯得格外凝重、悲壯。

    ?

    廣州陳大夫宗祠前的陳子壯像。黃楚旋 攝

    如今的陳大夫宗祠也是陳子壯紀念館所在地,館中有一副對聯:“幼讀萬卷書,探花中式,卅年柱石輔朝廷,功勛留史冊;晚統五省兵,抗清扶明,百戰沙場斷軀體,浩氣貫云天?!边@副對聯堪稱是對陳子壯文武雙全、忠義一生的最佳概括。

    ?

    如今的祠堂也被辟為陳子壯紀念館,館中展有多幅對聯

    明神宗萬歷二十四年(1596),陳子壯在廣州呱呱墜地。他的父親陳熙昌為進士出身,曾授浙江嘉應府平湖知縣,擢吏科給事中,贈太常寺少卿,母親知書達禮,伯父陳熙韶也官至廣西思恩府知府。

    陳子壯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擅長詩文,很小就有神童的美名。相傳,有一晚,其父陳熙昌在家中設宴賞月。當時夜色朦朧,輕云蔽月,有客人見此情形作詩曰:“天公今夜意如何?不放銀蟾照碧波?!蹦暧椎年愖訅央S口吟詩作答:“待我明年覽上苑,探花因便問嫦娥?!痹娭辛髀冻龅拿艚莶潘己瓦h大志向,引得眾人驚嘆。

    明神宗萬歷四十七年(1619),陳子壯赴京趕考,在殿試中果然獲得進士一甲第三名,也即探花及第,正好應了“探花因便問嫦娥”一句。隨后,他被朝廷授予翰林院編修一職。

    ?

    大門內正中高懸陳子壯“欽點探花及第”牌匾

    明熹宗天啟年間(1621—1627),東廠太監魏忠賢仗著皇帝寵信,飛揚跋扈、誅除異己,致使朝政日趨黑暗。陳子壯為官之余,既鉆研匡時濟世之道,著就了《經濟言》等作品,同時也多次作詩對閹黨當道、禍亂朝綱的現象進行揭露和鞭撻,表現出不愿隨波逐流、曲意逢迎的立場。

    天啟四年(1624),陳子壯在擔任浙江鄉試主考官時,不顧危險,以“論歷代宦官之禍”為試策命題。鄉試結束回朝后,他又寫下一篇文章呈給皇帝,文中旁征博引,歷數各朝宦官亂政的前車之鑒,以示警醒。

    魏忠賢對陳子壯十分忌恨,但見其才華出眾,又有意拉攏,便派人請他為新建的宅邸書寫“元勛”二字作為匾額,還私下授意:“書此二字,可得好官”。不料,陳子壯全然不為所動,斷然予以拒絕,并將來人趕走。魏忠賢聞訊勃然大怒:“何物陳子壯,竟敢逆我意!”他遂安排黨羽,誣告陳子壯在浙江主持鄉試主考時所言“庸主失權,英主攬權”等字語意在誹謗明熹宗。此時,陳子壯的父親、時任吏科給事中陳熙昌也因上疏彈劾宦官貪墨弄權,得罪了魏忠賢,父子二人一同被罷官,削籍為民,黯然返回廣州。

    ?

    祠堂內部

    秉公執言仕途多難

    明熹宗駕崩,明思宗(崇禎皇帝)即位后,大力肅清閹黨,魏忠賢上吊自盡。陳子壯被重新起用,隨后升為禮部右侍郎,但他不畏權貴、秉公執言的個性卻并未改變。

    根據《明史·陳子壯傳》及王夫之《永歷實錄》記載,崇禎八年(1635),崇禎皇帝為了鞏固統治、羅致人才,下詔宣布,凡郡王子孫中有文武才智可堪任用者,可通過“考驗”授官。也就是說,宗室子弟只要“考驗”合格,可以不經過正常的任職途徑獲得提拔。

    對此,陳子壯堅決反對,上疏請求朝廷收回詔令。他指出,雖然朝廷的初衷意在招賢納士,但此舉無異于向王孫貴胄打開了一道“僥幸之門”,嚴重影響了人事任免制度的公正廉明。而且宗室子弟素來養尊處優,不知民間疾苦,貿然為官,只會徒增民苦,損害百姓利益。結果,陳子壯不僅惹惱了崇禎皇帝,還遭到藩王、宗室勢力的詆毀,他被冠以“有悖祖訓、離間皇族”的罪名投入監獄,幸得朝中正直官員營救,才保住性命。

    出獄后,陳子壯再度被罷職還鄉。他定居于廣州城北的白云山,每日寄情詩酒,組建南園詩社。然而每當談及時事,他總是難掩憂國憂民之心,時常嘆息流涕。

    崇禎十五年(1642),朝廷再次起用陳子壯,但他以侍奉母親為由,沒有赴召。兩年后,李自成率領的部隊攻破北京,崇禎皇帝在煤山自縊。陳子壯聞訊悲痛至極,率領廣州縉紳在光孝寺哀悼,“泣血幾死”。

    另據《廣州通志》記載,就在陳子壯鄉居期間,廣州及鄰近數縣發生大災荒。陳子壯配合官府,帶頭捐資救濟,又四處奔走籌款籌糧,組織人手在廣州城內設點向饑民施粥,救活了數千人,贏得官民一片稱頌。為了保家衛國,他一邊在禺山書院授徒講學,一邊籌餉興兵,勤加操練。

    晚年的陳子壯輾轉投奔明朝宗室在南方相繼建立的各個政權。崇禎皇帝死后,清軍入關,大舉南下。福王朱由崧在南京被擁立為新皇帝,改年號為“弘光”,任命陳子壯為禮部尚書等職。

    然而,擁立福王稱帝的馬士英與阮大鋮朋比為奸,獨攬大權,教唆國君沉湎酒色。馬士英還指示陳子壯為宮廷撰寫新詞。陳子壯當即變色,凜然回復:“神州陸沉,國家多難,身為人臣,本應力佐朝廷勵精圖治,而你們卻引誘國君游宴歌舞,真是‘燕雀處堂,不知大廈之將焚啊’!”馬士英聽后惱羞成怒,從此對陳子壯刻意打壓、處處掣肘。(參見清陳伯陶編《勝朝粵東遺民錄·陳文忠公行狀》)。

    1645年夏,清軍攻破南京,弘光政權覆滅。不久,唐王朱聿鍵在福州稱帝,定年號為“隆武”,但隆武政權也僅僅存在了一年多,便隨著清軍攻陷福建而宣告滅亡。

    ?

    館內展示

    寧死不屈壯烈殉國

    1646年底,陳子壯與丁楚魁、呂大器等人擁立永明王朱由榔在廣東肇慶稱帝,改年號為“永歷”,史稱永歷政權。與此同時,唐王的弟弟朱聿鐭稱帝于廣州,建元“紹武”。當永歷政權和紹武政權為各自的正統合法性同室操戈時,清軍趁機長驅直入,攻陷廣州,紹武政權被清軍消滅,永歷皇帝也在清軍進逼下逃往廣西,抗清形勢日趨嚴峻。

    陳子壯被永歷朝廷任命為東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總督廣東、福建、江西、湖廣等地軍務。他與弟弟陳子升散盡家財,集資募兵,聯合陳邦彥、張家玉等領導的義軍,相互應援,聯合狙擊清軍。他們又計劃集結戰船水師進攻廣州,可惜戰敗,陳子壯長子陳上庸也在戰斗中壯烈捐軀。

    1647年,陳子壯被迫退守高明,組織軍民日夜堅守。清軍偷掘地道入城,用炸藥炸毀了城墻,陳子壯率部浴血奮戰,最終還是兵敗被俘,被押送至廣州。

    明朝叛將、時任清軍兩廣總督的佟養甲見到陳子壯時,呵斥他跪下。陳子壯岸然傲立,不肯下跪,厲聲說道:“我為朝廷大臣,頭可斷,膝不可屈!”佟養甲又想利用他與陳子壯往日的交情進行勸降,對他說:“明朝氣數已盡,何必逆天而行?”陳子壯答道:“我雖不敢談論天命,但深受國恩,當以死相報?!辟○B甲告訴他,如果投降,不僅可以活命,還可以大富大貴,如不投降,則陳家將面臨滅族之災。陳子壯嗤之以鼻,從容表示:“但求死得其所?!辟○B甲又在其面前殺死被俘的抗清義軍首領麥而炫、王鼎衡等六人,更以陳子壯幼子性命相要挾,逼他變節。奈何陳子壯心意已決,對著佟養甲又笑又罵,說道:“權操汝手,不在子壯?!?/p>

    佟養甲逼降不成,決定在廣州將陳子壯處以慘無人道的“鋸刑”,為了殺一儆百,行刑時還特意召集眾人圍觀。當時,雷雨大作,陳子壯血流如注,依然罵不絕口。陳子壯就義后,其母聞訊自縊身亡。南明永歷皇帝命人祭祀,追贈其為太師、上柱國、中極殿大學士、吏兵二部尚書、番禺侯,謚號為“文忠”(參見清陳伯陶編《勝朝粵東遺民錄·陳文忠公行狀》)。

    陳子壯的忠肝義膽也感染了清朝的統治者。乾隆皇帝在表彰前朝殉節忠臣時,就曾專門為陳子壯題寫一塊“忠簡”二字匾額,并以御筆題詩一首:“早敦直節,晚抗軍鋒,白刃無辭,丹心堪憫?!?/p>

    正如乾隆詩中所言,陳子壯早先以勇于諍諫、剛正不阿的“直節”著稱,晚年臨危受命,棄文從武,扛起保家衛國的重任,直到身死殉國。陳子壯身處明朝末年,雖然生不逢時,未能充分施展自己的治世才情,但他為了國家和民族竭盡忠誠、清廉守正、不懼威逼、不受利誘的精神,使得其成為超越時代的不朽傳奇,流芳百世。

    ?

    大堂正中擺放一座陳子壯塑像,并懸掛著“世德堂”和“忠簡”兩塊大匾

    【評說陳子壯】

    陳子壯的事跡,“發策刺閹豎”亦即開罪魏忠賢之外,大抵與擁立南明小朝廷及抗清密切相關。但是從一些細節中,也著實不難推斷出他的“三觀”。

    其一,魏忠賢曾有意拉攏他,請陳子壯為他新建的宅邸書寫“元勛”兩個字作匾額,許諾“書此二字,可得好官”。而陳子壯全然不為所動,且將來人趕走,令魏忠賢勃然大怒:“何物陳子壯,竟敢逆我意!”魏忠賢嘴里的所謂“好官”,顯然不是循吏,不是奉職守法、清廉賢能的官員,而是肥差。此前,宋朝有兩個官員說的話便很有代表性。一個是鄧綰,他說:“笑罵從汝,好官須我為之?!边@是屬于為了能當上自己心目中的好官,連廉恥都可以拋棄的一類。另一個是曹彬,他說:“好官亦不過多得錢耳,何必使相也?!边@是屬于當什么官是次要的、能弄來多少錢是主要的一類。在所謂“好官”就擺在眼前的前提下,陳子壯絲毫不受誘惑,其廉潔自律以及剛正不阿的一面凸顯無疑。

    其二,陳子壯兵敗被俘后,先有李成棟“親為釋縛輿車,具賓主禮”,而陳子壯“談笑引滿,舉止如嘗”,跟平時并沒什么兩樣。再有佟養甲發出許諾:“汝降生且富貴,否則族?!蓖督档脑?,不僅能活命,而且還能享受榮華。對此,陳子壯的回答是:“但求死所耳,他非所計也?!泵菜戚p描淡寫,實則凸顯陳子壯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的一面。在生與死、“生且富貴”的抉擇面前,最能檢驗一個人的“三觀”成色。陳子壯經受住了這種檢驗。

    明朝嘉靖、萬歷時的海瑞,時人評價“不怕死,不要錢,真是錚錚一漢子”。這樣的人物,歷朝歷代皆有,皆不乏人。以同朝而言,陳子壯便堪稱其一。

    ——潮白

    (刊載于南方日報2020年10月30日副刊海風版面和南方+客戶端平臺)

    附件: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nyqfw@gd.gov.cn

        投稿郵箱

        少妇以肉抵债AV

          <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