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
    所在位置:首頁 > 綜合要聞 >正文

    悅讀·我親歷的中央紀委故事?
    楊攸箴:我們黨是光明磊落、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黨

    來源:《傳承——我親歷的中央紀委故事》,中國方正出版社     日期:2019-08-12 09:00:26    
           【編者按】在全黨正在扎實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之時,我們摘選了中國方正出版社出版的《傳承》一書中的故事,一起聽聽紀檢監察戰線“老兵”講述的個人親歷,感悟紀檢監察干部對初心使命的堅守與傳承,對紀檢監察事業的忠誠與擔當。

    我1955年到中央監察委員會工作,那時候我剛28歲。中央紀委恢復重建后回到機關,1994年從中央紀委副秘書長崗位上退下來。

    “文化大革命”期間,黨的各級組織普遍受到沖擊并陷于癱瘓、半癱瘓狀態。1969年,中央監察委員會被撤銷,我被下放到老家山西,后來當了省成套局副局長。中央紀委恢復重建以后,當時的領導知道在外地有一些監委的老同志,因為對我有所了解,所以就點名把我調回到中央紀委。其實在省里當個副局長,待遇也很不錯。但是組織上要我回來,我肯定要服從安排。再一個,自己在中央監委待了那么多年,對這份工作是有感情的,不愿意離開這個工作崗位。所以接到正式通知后,我馬上啟程,準備迎接新任務,1979年4月17日從山西調到中央紀委,4月18日就開始工作了。

    剛剛恢復重建的中央紀委,任務是維護黨規黨法,保護黨員的權利,發揮黨員的革命熱情和工作積極性,同一切違反黨紀、破壞黨的優良傳統的不良傾向作斗爭,協助各級黨委切實搞好黨風。1979年,中央紀委第一次全會討論決定將“抓緊處理積壓案件,做好冤假錯案的復查平反工作”作為中央紀委恢復重建后的三項重要工作之一。當時的中央紀委領導,都帶領工作組到各地各單位調研,督促解決平反冤假錯案遇到的阻力和實際問題。其中,劉少奇案無疑是影響最大、難度最高的。

    提出平反劉少奇冤案有一個曲折的過程。十一屆三中全會討論了 “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重大政治事件,也討論了一些歷史遺留問題。糾正了對彭德懷、陶鑄、薄一波、楊尚昆等老同志所作的錯誤結論,但是劉少奇案件影響太大,牽扯面太廣,涉及許多重大政治問題,會上沒有提出為劉少奇平反,會議討論時也只是說到不存在以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左”的錯誤逐步糾正,思想慢慢解放,當時的中央紀委第一書記陳云同志說,現在平反這件事情還急不得,不能操之過急,我們要把當事人都找來,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搞扎實,讓它證據齊全,能經得起歷史的考驗。

    1979年2月初,國家地質總局局長孫大光致信時任中共中央秘書長胡耀邦并黨中央,建議重新審理劉少奇一案。胡耀邦將信轉報中央政治局常委批閱。2月23日,陳云在孫大光來信上批示請中央紀委、中組部合作查清劉少奇一案。這個批示對平反工作是十分關鍵的,如果沒有他的批示,那這個案子就啟動不了,復查就啟動不了。這就說明案件的復查是經過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意的,是中央決定的。

    1979年4月,由中央紀委牽頭成立劉少奇專案復查組,并從中組部、軍隊和其他國家機關抽調了一些人。中央紀委副書記王鶴壽直接領導復查工作。他召集復查組的同志開會,講了兩點,第一點是實事求是,不帶框框,進行認真調查,把問題搞清楚;第二點是對其他一些可疑的問題也要搞清楚。當時條件比較艱苦,十幾個人擠一個辦公室,天天加班。但這是極其重要的工作,所有人都克服困難,沒有一個說苦說累的。

    劉少奇被強加了“叛徒、工賊、內奸”三大罪名,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頭號“走資派”,牽連的人非常多。被錯判的案子有2.2萬多件,因此而錯受刑事處罰的有2.8萬余人,其他受批斗、審查、隔離、關牛棚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各個地方也成立專案復查組,我們這個專案復查組都要管,他們有時候會到我們這兒來匯報。劉少奇專案復查組先是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逐一查看了570多卷檔案,將來龍去脈審查清楚之后,分3路開展外調工作,調查劉少奇的3個歷史問題,一路東北,一路湖北、湖南、上海,一路北京、天津。那段日子,復查組的成員不僅要克服出差的艱苦,更要承受復查案件的工作壓力。下去調查會面對很多談話對象,每一個問題都要搞清楚、搞仔細,不然就沒法下結論。

    經過半年多的周密調查、反復核對材料,強加給劉少奇的罪行被逐條否定。11月,復查組向中央提交了詳盡確鑿的復查報告。

    1980年2月,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了為劉少奇平反的決議。不久,中央在人民大會堂為劉少奇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陳云同志專程從杭州趕回北京參加。因為后續還有很多工作,到1982年復查組的工作才結束。為劉少奇等人平反,充分表明我們黨是一個勇于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黨,是一個實事求是、光明磊落的黨。這之后,廣大黨員干部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了。

    在恢復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平反冤假錯案的同時,黨中央和中央紀委也在考慮抓黨風。鄧小平同志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提出,各級紀委和組織部門的任務不只是處理案件,更重要的是維護黨規黨法,切實把我們的黨風搞好。陳云同志說過那句特別著名的話,執政黨的黨風問題是有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他還指出,中央紀委把維護黨規黨法、整頓黨風的基本任務認真地擔負起來,就是在這個偉大事業中盡了自己應盡的一分力量。

    當時陳云同志擔任中央紀委第一書記,以制定和貫徹《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為抓手,通過黨內立法嚴肅黨內政治生活,整頓黨風,全面恢復和進一步發揚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這里面其實有深刻的歷史背景,一方面,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將全黨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需要保持良好的黨內政治生活,以充分發揮黨員的積極性,團結全黨和全國人民實現現代化建設的偉大任務。另一方面,黨在全國執政以后,黨內脫離實際、脫離群眾、獨斷專行等不良傾向有所發展,正常的政治生活受到損害?!拔幕蟾锩?更極其嚴重地破壞了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黨內政治生活長期不正常,嚴重影響了黨的作風,損害了黨在群眾中的威信,亟須撥亂反正。

    在陳云同志的主持下,中央紀委第一次全會著重研究了維護黨規黨法、搞好黨風的問題。在中央組織部起草的《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十二條準則》基礎上,討論并擬定了《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草稿)》等文件。中央紀委擬定的這個《準則》,中央政治局討論后原則通過,一般來說文件可以正式下發了,但陳云同志對這份文件看得很重,他提議先不要正式下發,建議中央在黨內廣泛征求意見。最后中央將《準則》印發至縣團級黨委,進行討論,征求意見,由中央紀委匯集、整理、修改。

    我有幸參與了《準則》的起草修改工作。在此期間,與其他同志經常出差,深入各地開展調查,回來再研究、討論,寫出調研報告,在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上匯報。每位參與這項工作的同志都堅持極端負責、嚴細深實的工作作風,確?!稖蕜t》里的每個字、每個詞都嚴謹準確。

    在陳云同志具體領導下,中央紀委先后對《準則》進行了7次討論和修改。經過近一年時間的努力,《準則》于1980年2月在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上正式通過。正式發布的《準則》與草稿相比,內容更為充實,質量提高了不少。雖然只有十二條,但內容廣泛,既概括了我們黨歷史上處理黨內關系和整頓黨風的經驗教訓,又提出了體現時代特征黨的建設任務和要求; 既提出了具體要求,又上升到政治原則高度。有了《準則》,發揚黨的優良作風就不只是靠覺悟,而是有黨規黨法為依據了。30多年后,習近平總書記仍然高度評價《準則》的理論和實踐意義。

    附件: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nyqfw@gd.gov.cn

        投稿郵箱

        少妇以肉抵债AV

          <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