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
    所在位置:首頁 > 綜合要聞 >正文

    悅讀·我親歷的中央紀委故事?
    朱旭東:不斷在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中創新發展

    來源:《傳承——我親歷的中央紀委故事》,中國方正出版社     日期:2019-08-25 16:53:19    
           【編者按】在全黨正在扎實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之時,我們摘選了中國方正出版社出版的《傳承》一書中的故事,一起聽聽紀檢監察戰線“老兵”講述的個人親歷,感悟紀檢監察干部對初心使命的堅守與傳承,對紀檢監察事業的忠誠與擔當。

    我和中央紀委結緣是通過一次研討班。20世紀90年代初,黨中央提出要進一步加強黨的建設,中央紀委也作出部署,不斷加大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力度。1993年年初,中央紀委常委會決定舉辦“反腐敗方略”研討班,每個省紀委派一名同志參加。當時我在湖南省紀委研究室工作,被推薦參加了這個研討班,主要就反腐敗大的思路方面開展研討交流。1994年,因為工作需要,我調入中央紀委工作。

    改革開放40年,為我們黨和國家各項事業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在黨的建設方面,其中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黨內監督體制實現了新發展、邁上了新臺階、達到了新層次,為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提供了重要保障。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對黨內監督一貫是高度重視的,我們黨始終在探索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很大成效。

    1993年1月,中央紀委和監察部合署辦公,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機制創新和改革。一段時間里,反腐敗的工作力量不可謂不大,但是比較分散,沒有形成合力。只有攥緊拳頭來才有力,所以就通過合署這種方式,通過組織創新實現制度創新,把黨內監督和行政監察整合在一起,解決監督機制的問題?,F在我們又進一步,就是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國家監察,就不只限于行政監察,不只是對行政機關公務員而是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都實現了監督,擴大了監察的領域和范圍。通過修改憲法,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進一步健全黨和國家監督體制。這是體制機制創新的一個重大成果,邁出這一步很不容易,走了20多年。

    所有改革都是奔著問題去的,就是堅持問題導向,加強調査研究,抓住問題進行改革、進行創新,這是改革一個很鮮明的特點。從黨的十五大開始到黨的十六大,我們關注的一個重要問題是,在改革開放條件下,在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怎么來強化監督、反對腐敗。后來,中央紀委就圍繞從體制機制上解決監督難的問題開展調研,我當時已經退休,但根據領導要求,參與了這個調研。通過深入調研和反復研究,建議進一步完善紀委工作雙重領導體制,提出查辦腐敗案件以上級紀委領導為主,各級紀委書記、副書記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級紀委會同組織部門為主。

    黨的紀律檢查工作不能脫離黨的領導,紀委雙重領導體制是黨的十二大黨章確立的,體現了黨領導一切的原則。當然,雙重領導體制在落實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情況,就是程序性規定不夠具體。比如,在上級紀委對下級紀委領導方面規定不夠細,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紀委的權威性。再比如,有些問題線索的處置和查辦,如果同級黨委不能統一意見,紀委就辦不了。針對這個問題,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了“兩個為主”,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又加以確認,固化下來,成為對黨章規定的紀委雙重領導體制的一個重要的制度補充。這樣做,既加強了黨委對紀委的領導,同時又加強了上級紀委對下級紀委的領導,能夠有效破解監督難特別是對“一把手”監督難的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的偉大實踐波瀾壯闊,成效有目共睹。這些年的變化,我印象最深的有幾個地方。

    一是全面加強黨的領導。這是改革開放40年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一條非常寶貴的經驗,也是我們取得巨大成績最重要的原因。黨的紀律檢査工作,要進一步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要從強化黨的領導這個角度來看紀委的工作。比如,我們強調巡視是政治巡視,這個是有針對性的,不是巡視你的業務,而是巡視你是不是重視抓黨的建設。

    二是強調以人民為中心。習近平總書記經常講,我們的工作就是要讓人民群眾滿意,人民群眾不滿意,就從人民群眾不滿意的地方改起。正風反腐,也要從群眾不滿意的、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抓起,包括查處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打擊黑惡勢力及背后的“保護傘”,都是以人民為中心這一思想的體現。

    三是改革創新。黨的十八大以來,創新尤其是制度創新的力度不斷加大,超過以往任何一個時期。制定《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兩次修訂《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都是根據實踐不斷總結創新和完善。

    四是完善紀律監督機制。我們這個黨不光有紀律,而且紀律最嚴明,要靠紀律建設黨、管理黨、治理黨。一方面,紀律建設的地位提高了。黨的十九大提出以政治建設為統領,全面推進黨的政治建設、思想建設、作風建設、紀律建設,把制度建設貫穿其中,這樣就把黨的紀律建設納入黨的建設總體布局。黨的紀律建設不光是紀委的事,更是全黨的事。另一方面,機制更科學了。過去有人總是把法律當作黨員干部行為的底線,把黨員干部混同于普通公民,實際上把標準降低了。違紀是小事,沒人管,違法才查處,就是紀法不分。所以我們強調,紀法要分開,紀在法前,紀嚴于法,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抓早抓小,防微杜漸。問題處于萌芽狀態或者初始階段我們就解決了,防止干部犯更大的錯誤,真正查處的是那些不收斂不收手的、極少數的腐敗分子。

    五是權力監督的方式發生了深刻變化。過去權力監督方式可能比較單一,經過40年的探索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實踐,把紀律監督、監察監督、巡視監督和派駐監督結合起來。比如,在紀律監督方面,有些干部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階下囚,從好同志演變為階下囚之間的這個過程,教育、監督、管理都沒跟上,有空白?,F在通過運用“四種形態”,就填補了這個空白。比如,監察監督,以前行政監察主要針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和黨員干部,現在擴大到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對象全覆蓋了。再比如,向黨的工作部門(如組織部、宣傳部等)派駐紀檢組,派駐監督也實現了全覆蓋。巡視也做到了橫向、縱向全覆蓋,建立起中央、省、市、縣四級巡視巡察工作體系,上下連通為一個監督網。這四個全覆蓋,把過去的一些監督空白填上了,比過去更嚴了,意義深遠。

    六是黨內法規制度建設發生深刻變化。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制定修訂100多部黨內法規,占現行黨內法規制度的一半以上。特別是出臺或修訂一些關鍵性、基礎性的法規,我把它概括為:一部黨章、兩個準則、四個條例。兩個準則,一個是《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一個是《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四個條例包括《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特別是兩次修訂《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把這些年在改革開放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出現的違紀行為的一些新情況、新問題,都規范起來了,進一步強化了政治紀律要求。

    從中央紀委恢復重建以來的歷程看,黨的紀律檢查工作始終堅持問題導向,不斷在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中創新發展,深刻反映了我們黨自我革命的鮮明品格,這也是個永遠在路上的進程。

    附件: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nyqfw@gd.gov.cn

        投稿郵箱

        少妇以肉抵债AV

          <big id="fhf77"><strike id="fhf77"><rp id="fhf77"></rp></strike></big>
          <track id="fhf77"></track>

          <track id="fhf77"></track>

          <pre id="fhf77"></pre>